拐花人

当我唇齿开合念及未来的时候,现在也就成了过去。

[佣杰的恋爱战争]


“你输了,奈布。”整理好衣衫的监管者的目光并没有落到被荆棘围绕的人身上。
“不不不,这倒是有搞清楚的必要。”狂欢之椅上的求生者笑的眉眼弯弯。
着装完美的英国绅士饶有兴致地舔了舔左手刀刃上已经风干了的血痕,又觉得似乎是到了该听听可怜虫们遗言的时间这才慢条斯理地俯下身去。
“我想输的是你,我亲爱的绅士先生。”
于是还没来得及收敛获胜笑容的猎人得到了来自濒死猎物的一个实实在在的绵长的吻。

p:唔啊……没赶上征文比赛。万恶的学校。但还是会写完喔~

评论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