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花人

当我唇齿开合念及未来的时候,现在也就成了过去。

这个世界上没有他们解决不了的事

[裘杰]
这个世界上没有裘克解决不了的事。
小吵架是一个公主抱。
大吵架是一杯“下等人”亲制的柠檬红茶。
要分手就只能先帮那个狗绅士请好假再让他体会一下靓仔的力♂量了。
[佣杰]
这个世界上没有佣兵解决不了的事。
小吵架是搂搂腰。
大吵架是逃脱失败。
要分手就只能在下次游戏时戴好护腕使劲往人怀里冲了。
[厂杰]
这个世界上没有里奥解决不了的事。
小吵架是一顿英式早餐。
大吵架是一个洋溢着父爱的抱抱。
要分手……说什么呢不是还有搓衣板嘛。
[鹿杰]
这个世界上没有班恩解决不了的事。
小吵架吵不了。
大吵架吵不了。
要分手……杰克表示看着班恩无辜的眼神他真的不忍心提这茬。
[幸杰]
这个世界上没有幸运儿解决不了的事。
小吵架是幸运BUFF。
大吵架是占据高地后居高临下的摸头杀。
要分手就只能换上女仆装去找家里的绅士大人装可怜了。[据某幸运人士反应,耳根红红的某绅士还就是吃这套]
[园杰]
这个世界上没有园丁解决不了的事。
小吵架是一朵玫瑰花。
大吵架是一个园丁同款的布娃娃。
要分手的话……园丁表示对不起还真就没有我一个亲亲摆平不了的小绅士。

p:梗是之前在其他cp的写手太太那里看到的,梗源应该是来自网络,侵则歉删。

都别拦着我,我要表白杰克[二]

[裘克]
“你好了没有,卑劣的狗绅士——”
顶着一头张扬红色乱毛的男子正焦躁地来回踱步,直把脚下有些年头的红木地板跺得震天响。
方才对屋里那人的称呼让他莫名联想到了某个绿帽子佣兵唇齿碰撞间吐出的一连串缱绻暧昧的轻浮话语——“我亲爱的小绅士。”“我的绅士先生。”……他对那瘦高监管者说的每一句话几乎都是以那么几个让人恶心的称呼开头。
“……磨磨蹭蹭的上等人,还不滚出来!”心情更加恶劣了的裘克已经开始摩拳擦掌,看他那跃跃欲试的样子似是做好了只一言不合便要破门而入的打算。
三……二……一
气急败坏的小丑顿时敛了声息,那错愕的样子极为神似他那一直以来形影不离,此时更是正提在手里蓄力蓄到一半便戛然而止的火箭筒。
“劳您久等,先生。”
发出上述声音的绅士此时正站在门内——系了一半扣子的衬衫尽力地遮掩着他细瘦的腰身,半露在外面的小臂上搭了他惯戴的那条黑领带后简直白皙得耀眼,失去了帽子束缚的黑发此时还往下掉着水珠,直使得那双暗红昏惑的眸子也泛着朦胧的透亮。
是杰克啊。
不知道因为什么而有些发懵的小丑心里先浮现出了这样几个字。
“如果不介意的话还请进来等吧。我想接下来的步骤也许还要花费一些时间。”
被老对头意外好脾气的邀请弄的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好在裘克的头脑早已放弃了对身体的的控制权,凭借本能,他轻手轻脚地走进了另一位监管者的屋子并顺便带上了门。
“相当抱歉,您来找我是有什么事么?”
好心情地开膛手刚在哼完一首曲子且还没开始哼第二首的空档里笑着问向站在门口的红发小丑。
“没——”
想到瓦尔莱塔听说班恩今天做不了早饭且该由第二顺位的裘克来代劳时高举蛛腿的残暴[划掉]笑容。再想到里奥一边耐心劝导大家一定要友善相处关心同事一边抚摸鲨鱼头时的威胁[划掉]关切神情。裘克把差点就脱口而出的“没什么事”四个字又生生咽回了肚子里。
“……没什么大事,不过是来告诉你班恩那家伙临时有事所以今天轮到你做早餐以及昨晚听到了一些不寻常的动静所以来问问你有没有事而已。”
飞快地传达完该传达的话,裘克翻了个白眼,这才一身轻松地坐在了屋里的沙发上。
“昨晚……没什么特别的。”
杰克擦了擦血渍未干的爪刃给出了一个漫不经心的回答。
红蝶说她好像看到了一团扑腾着的黑影。看着专心整饬的杰克,裘克选择性地忽略了这个听起来没什么价值的情报。
“我们下去吧。”
整理好衣装扣好面具的绅士摇身一变,又成了游戏里那个施人以恐怖的监管者。
提起火箭筒,再和尚未来得及坐热的沙发告了别,许是一天的好心情用到了头,楼梯里又传来了裘克的怪笑以及监管者们熟悉的齿刃摩擦声。
没人注意角落里那堆还沾着血腥味的羽毛。
又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天。

求生者计划

p:这里是只写了一小部分的脑洞,应该是裘杰佣杰向,但裘克还没出场什么的果然还是先不要占tag比较好。
后续还会慢慢补,不要急呦。
至于头像嘛……请不要为难一个手残。
评论走链接见谅。

[佣杰的恋爱战争]


“你输了,奈布。”整理好衣衫的监管者的目光并没有落到被荆棘围绕的人身上。
“不不不,这倒是有搞清楚的必要。”狂欢之椅上的求生者笑的眉眼弯弯。
着装完美的英国绅士饶有兴致地舔了舔左手刀刃上已经风干了的血痕,又觉得似乎是到了该听听可怜虫们遗言的时间这才慢条斯理地俯下身去。
“我想输的是你,我亲爱的绅士先生。”
于是还没来得及收敛获胜笑容的猎人得到了来自濒死猎物的一个实实在在的绵长的吻。

p:唔啊……没赶上征文比赛。万恶的学校。但还是会写完喔~

一不小心被屏蔽掉了呐,只好重发。
这大概算是一辆……微型缩略车……吧。
是杰克受向,所以不喜欢的请千万不要试图打开呦。
话说其实在下并不觉得自己在违法乱纪的边缘。[摊手笑]
[本篇文章为未完待续向,随时可能补充喔]

杰克的苦恼(二)

“在下每次都有在好好地解决掉三位求生者之后,才会考虑放过最后一位求生者的艺术性。”
“公主抱?嘛……那不过是略微满足一下那些美丽的小姐的愿望罢了。”
“哦?你说奈布先生?请原谅我无法拒绝园丁小姐的请求。”
“……”
“…嗳?奈布…先生?啊啊…是这样一回事呐。”
“不不,和上次抱你的事情没有关系,在下并不会为了这种事进行所谓打击报复。”
“事实上相较于创造艺术品而言,在下对于求生者们的兴趣不大。”
“所以说在下真的不知道那个没脸皮的小丑为什么一直追着您打。”
[今天的杰克也觉得莫名其妙]

杰克的苦恼(一)

哦呀哦呀。
今天杀三放一的计划也在持续破产中呢。[摊手笑]
先是第一局游戏碰到的三个可爱的园丁小姐差一点便拆掉了全场的椅子。最后在下迫不得已也只能先送三位小姐离开了庄园。[摇头苦笑]
唔啊,是里奥呐。
嗯……嗯,是这样没错,在下知道,对,是的,园丁小姐的确是这世界上最好的姑娘……你说这个布偶么……唔,这是在下在其中一个园丁小姐逃跑的途中捡到的,不如送给你作礼物可好?……不,在下并不需要一个拥抱,吻也一样。
啧,可惜了园丁小姐送给我的布偶呐。果然当初还是应该三个都收下才礼貌么。[懊恼笑]
嘛,算了,毕竟是在下理亏。
不过三位小姐离开之后的场内还是一台密码机都没有被破译的状态呢。
所以在下可是有好好地在地窖旁边等到前锋先生破译开两个密码机才去找的他喔。
仔细想想,如果不是前锋先生的举动过于出格的话,现在他大概已经有过一次成功逃脱的经历了吧。[托腮笑]
抱歉,就算在下相信您撞到在下怀里只是一时失足,但想来在下定决心死命搂住监管者的腰不肯松手的时候,您便已经做好了被放血至死的觉悟了吧。[笑]
杀三放一什么的还真是不容易呢。
哦呀哦呀。
[今天的杰克也没能够做到杀三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