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花人

当我唇齿开合念及未来的时候,现在也就成了过去。

这个世界上没有他们解决不了的事

[裘杰]
这个世界上没有裘克解决不了的事。
小吵架是一个公主抱。
大吵架是一杯“下等人”亲制的柠檬红茶。
要分手就只能先帮那个狗绅士请好假再让他体会一下靓仔的力♂量了。
[佣杰]
这个世界上没有佣兵解决不了的事。
小吵架是搂搂腰。
大吵架是逃脱失败。
要分手就只能在下次游戏时戴好护腕使劲往人怀里冲了。
[厂杰]
这个世界上没有里奥解决不了的事。
小吵架是一顿英式早餐。
大吵架是一个洋溢着父爱的抱抱。
要分手……说什么呢不是还有搓衣板嘛。
[鹿杰]
这个世界上没有班恩解决不了的事。
小吵架吵不了。
大吵架吵不了。
要分手……杰克表示看着班恩无辜的眼神他真的不忍心提这茬。
[幸杰]
这个世界上没有幸运儿解决不了的事。
小吵架是幸运BUFF。
大吵架是占据高地后居高临下的摸头杀。
要分手就只能换上女仆装去找家里的绅士大人装可怜了。[据某幸运人士反应,耳根红红的某绅士还就是吃这套]
[园杰]
这个世界上没有园丁解决不了的事。
小吵架是一朵玫瑰花。
大吵架是一个园丁同款的布娃娃。
要分手的话……园丁表示对不起还真就没有我一个亲亲摆平不了的小绅士。

p:梗是之前在其他cp的写手太太那里看到的,梗源应该是来自网络,侵则歉删。

求生者们所想要的

OOC。
p:之所以ooc,是因为这里写的杰克,园丁,前锋,空军都不是他们本身的人设。园丁,前锋,空军是我遇到的求生者中的几个,而这里的杰克是我。这里描写的杰克的心理完全是当时正在游戏的我的心理,事情也都是曾经经历过的一模一样的事情。因为很喜欢杰克而且玩杰克胜率一直不错,所以总会面临杀三后放不放一的选择。放?不放?我总是选择前者。[笑]这篇文章就是我用来放空一下自己的东西,看起来大概会很圣母很玻璃心吧。[笑]但这就是我当时的想法,如果再来一次结果也不会变,我还是会放走最后一位求生者。呐……其实我也知道这只是游戏而已,积分很重要,但我就是不可抑制的有点难过。抱歉。

[1]
“最近佛系监管者真是越来越少了呐。”
园丁小姐的一声叹息乘着午后微醺的风好巧不巧地尽数落进了监管者的耳朵。
远处正享受下午茶时间的杰克动作一顿,随即又若无其事地举起了瓷杯。
只是那一声轻笑不知有幸被谁听到。
[2]
“抱歉先生,我还有一些事要做,怕是不能一直等到您修完这些机器了。”
看了看自己面前已经炸了十三次,开机进度却还不到一半的前锋先生,又回头看了看远处进度条仍是一片空白的两台密码机,杰克觉得现在似乎不是保持沉默的好时候。
一爪子拍倒第十四次被电开的前锋,杰克哼着小曲抱起倒地的求生者向最近的地窖走去。
强力挣扎?!
还在感叹着先生该减肥了的杰克被突如其来的挣扎闹昏了头,又怕怀里的人摔到地上或撞到墙角便愈发竭力地抱紧,可最终还是力有未逮为人所挣脱。
揉了揉发涨的脑袋,杰克刚想张口问上一句“先生这是怎么了”就又因腰上传来的剧痛而被迫停止了思考。
“呐……”
看着带伤跑出老远的前锋,杰克有些发愣地收回了他仍保持着前伸的手。
刚才开密码机的时候不还好好的么,这是……怎么了呐……
在地上坐了不知多久,直到两台密码机尚未破译的消息跃入眼中,杰克才微微回过神来。
有点疼。
捂着腰,杰克开了雾隐站了起来。没有走向频频爆点的地方,挑了一个没有密码机也不临近大门的角落,杰克缩成一团等着最后时刻的来临。
要错过下午茶时间了。
还剩一台密码机了,要加油喔。
前方,乌鸦盘旋。
[3]
“别怕,小姐。”
看着面前一动不动的园丁小姐,杰克好心情的两下把人放倒又俯身抱起走向已经打开的大门。
好久没有碰到不作反抗的求生者了呢,果然淘汰掉三个就已经足够了吧。
小心地抱着怀里的求生者,杰克走出了大门。
“只能送您到这儿了,小姐。”
察觉到已经无法再进一步,杰克轻轻地把园丁小姐放到了地上。
“再向前爬一下就可以了呢。”
面具后的嘴角扯出一个微笑,杰克站在原地等待着结束。
……
……
“小姐?”
杰克蹲下身来,用没有刀刃的右手食指戳了戳趴在地上的园丁小姐。
“……挂机了呐。”
接下来是一阵死寂的沉默。
如果我能再往前一点就好了。
看着最后一个求生者失血而死,杰克看了看自己的左手,走回了庄园。
又一场游戏开始了。
[4]
原来修密码机是可以得到更多“积分”的么。
看着面前专心修密码机的空军小姐,站在不远处玩着涂鸦的杰克如是想到。
密码机亮了。
一爪下去,杰克抱起求生者走向另一台密码机。
……
眼下五台机子已然全部破译,大门也已通电,密码输入完成,可站在大敞的门前的空军似乎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砰——
一声枪响。
杰克周身被白色的烟雾笼罩,一滴滴鲜血从肩胛骨处流出却没有落到地上而是如同蒸发了一般向空中飞去,直到和那白色的烟雾融为一体将其染得血红。
砰——
又是一枪。
子弹毫不留恋地穿过腰腹后当啷落地,看着空军不曾回头的身影,明知道没人回看了杰克还是牵动唇角扯出了个微笑。
大概是开枪也能得到更多的“积分”吧。
[5]
“最近佛系监管者真是越来越少了呐。”
很多东西都变了。
但杰克依旧是监管者里最为贯彻佛系那的一个。

OOC! OOC! OOC!这里是非常OOC的预警线~

这里是一只语无伦次急着证明自己的幼稚鬼Joker,和一只心思纯良待人友好的小不点Jack~
p:呐……自己改的图,没学过画画,指绘也不好,还请大家将就着看咯~
[此梗来自网上原图“给你一半小饼干”(自己起的名字其实我也不知道叫什么),侵则歉删]

都别拦着我,我要表白杰克[二]

[裘克]
“你好了没有,卑劣的狗绅士——”
顶着一头张扬红色乱毛的男子正焦躁地来回踱步,直把脚下有些年头的红木地板跺得震天响。
方才对屋里那人的称呼让他莫名联想到了某个绿帽子佣兵唇齿碰撞间吐出的一连串缱绻暧昧的轻浮话语——“我亲爱的小绅士。”“我的绅士先生。”……他对那瘦高监管者说的每一句话几乎都是以那么几个让人恶心的称呼开头。
“……磨磨蹭蹭的上等人,还不滚出来!”心情更加恶劣了的裘克已经开始摩拳擦掌,看他那跃跃欲试的样子似是做好了只一言不合便要破门而入的打算。
三……二……一
气急败坏的小丑顿时敛了声息,那错愕的样子极为神似他那一直以来形影不离,此时更是正提在手里蓄力蓄到一半便戛然而止的火箭筒。
“劳您久等,先生。”
发出上述声音的绅士此时正站在门内——系了一半扣子的衬衫尽力地遮掩着他细瘦的腰身,半露在外面的小臂上搭了他惯戴的那条黑领带后简直白皙得耀眼,失去了帽子束缚的黑发此时还往下掉着水珠,直使得那双暗红昏惑的眸子也泛着朦胧的透亮。
是杰克啊。
不知道因为什么而有些发懵的小丑心里先浮现出了这样几个字。
“如果不介意的话还请进来等吧。我想接下来的步骤也许还要花费一些时间。”
被老对头意外好脾气的邀请弄的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好在裘克的头脑早已放弃了对身体的的控制权,凭借本能,他轻手轻脚地走进了另一位监管者的屋子并顺便带上了门。
“相当抱歉,您来找我是有什么事么?”
好心情地开膛手刚在哼完一首曲子且还没开始哼第二首的空档里笑着问向站在门口的红发小丑。
“没——”
想到瓦尔莱塔听说班恩今天做不了早饭且该由第二顺位的裘克来代劳时高举蛛腿的残暴[划掉]笑容。再想到里奥一边耐心劝导大家一定要友善相处关心同事一边抚摸鲨鱼头时的威胁[划掉]关切神情。裘克把差点就脱口而出的“没什么事”四个字又生生咽回了肚子里。
“……没什么大事,不过是来告诉你班恩那家伙临时有事所以今天轮到你做早餐以及昨晚听到了一些不寻常的动静所以来问问你有没有事而已。”
飞快地传达完该传达的话,裘克翻了个白眼,这才一身轻松地坐在了屋里的沙发上。
“昨晚……没什么特别的。”
杰克擦了擦血渍未干的爪刃给出了一个漫不经心的回答。
红蝶说她好像看到了一团扑腾着的黑影。看着专心整饬的杰克,裘克选择性地忽略了这个听起来没什么价值的情报。
“我们下去吧。”
整理好衣装扣好面具的绅士摇身一变,又成了游戏里那个施人以恐怖的监管者。
提起火箭筒,再和尚未来得及坐热的沙发告了别,许是一天的好心情用到了头,楼梯里又传来了裘克的怪笑以及监管者们熟悉的齿刃摩擦声。
没人注意角落里那堆还沾着血腥味的羽毛。
又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天。

求生者计划

p:这里是只写了一小部分的脑洞,应该是裘杰佣杰向,但裘克还没出场什么的果然还是先不要占tag比较好。
后续还会慢慢补,不要急呦。
至于头像嘛……请不要为难一个手残。
评论走链接见谅。

[佣杰的恋爱战争]


“你输了,奈布。”整理好衣衫的监管者的目光并没有落到被荆棘围绕的人身上。
“不不不,这倒是有搞清楚的必要。”狂欢之椅上的求生者笑的眉眼弯弯。
着装完美的英国绅士饶有兴致地舔了舔左手刀刃上已经风干了的血痕,又觉得似乎是到了该听听可怜虫们遗言的时间这才慢条斯理地俯下身去。
“我想输的是你,我亲爱的绅士先生。”
于是还没来得及收敛获胜笑容的猎人得到了来自濒死猎物的一个实实在在的绵长的吻。

p:唔啊……没赶上征文比赛。万恶的学校。但还是会写完喔~

园丁一号:你告诉我是什么信念支撑着你?…为什么你连最后的挣扎也不愿意做?[恨铁不成钢地敲着椅子]
医生:……你给我一个理由,为什么不肯接受我的治疗?[明媚一笑抽动针管]
园丁二号:我被绑在椅子上的时候告诉你快走……为什么在明知道杰克就在我身边的情况下还要置若罔闻地一心往我这边扑?[咬牙切齿地撕扯着头上的帽子]
我:……[眼神飘忽目光躲闪]
三人:说!!!
我:……好吧,如你们所见,因为爱情❤。[双手比心满脸幸福]
[玩家园丁收获白眼x3]

与此同时,在不远处的庄园里。
“阿嚏……阿嚏……阿嚏。”
刚刚换下游戏时着装的监管者突然一连打了三个喷嚏。
有些奇怪地揉了揉额头,绅士的监管者先生将桌上的玫瑰手杖仔细地别在了腰带上。
坐在壁炉边目睹了这一切的可怜的老父亲里奥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女儿的欢心,于是他决定晚餐还是给杰克加一个姜汤好了。

p:其实当我的三个队友都被放飞之后我就有一种很强烈地会被杰克抱去地窖的预感什么的难道我会和你讲嘛。[骄傲笑]

都别拦着我,我要表白杰克

[医生]
柔弱的医者正匍匐于一堆乱草之中,被泥土和血迹染花了的衣着和脸蛋儿让她看上去彻底失掉了那份本属于上等人的尊贵与优雅。
跑,得快跑。
理智正无比明确地指引着她下一步的行动,毕竟那个有着张扬红发的微笑小丑随时可能让她陷入绝望的深渊。
他大概是不会介意给我来上一火箭筒的。医生唇角勾勒出了一个自嘲的笑。
就像每个人所知道的那样,理智在很多时候是无法等效于行动的。此时倒地的医者那不断往外渗血的破败身子就给了理智一个强有力的反驳。
已经……走到尽头了么。
最后一次试图挪动身体甚至弄出了很大的声响,耗尽了最后一点气力的医者绝望地选择了原地不动静待死神到来。
脚步声响起。
可迎接紧闭着眼的医者的却不是一发猩红的火箭筒,而是一个算不上温暖的怀抱。
“让美丽的小姐露出这般绝望的神情是在下的失职呢。”
熟悉的上扬语调此时听起来竟是莫名让人安心,安心的让医生不由得在那人的怀抱中放松了身体。
被一刻不停追逐的委屈和一路摸爬滚打的难过伴随着身上每个细胞疼痛的叫嚣席卷而来,“杰克先生,我喜欢你。”这是她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句话。
“……我的荣幸,小姐。”
“可您的爱,是在下绝对不配拥有的东西。”
监管者被夕阳拉的细长的影子在地上停了一停,片刻之后庄园里就又回荡起了那悠扬的小调。
发现最后一个求生者的气息消失不见的裘克看着站在地窖边若有所思的杰克表示心很累。
“……这已经不是你第一次放走我的求生者了吧……杰克?”
“是这样没错……不过在下向你保证,这也绝不会是最后一次。”
裘克看着杰克恶劣的笑表示不想说话并默默举起了火箭筒。

[魔术师]
“您是说,您钟情在下已久,先生?”
监管者无意识地握了握戴着利刃的左手,面具后的眼睛睁大,颇有些吃惊的意味。
“是的杰克先生,我深切地着迷于你的魅力,也正是因为你才我会来到这个庄园。” 魔术师深情的眼神里似乎蕴藏着满满的星光,让杰克在一瞬间甚至萌生了一种想要把他从椅子上解放下来的欲望。
“……哦呀哦呀,您这样说让在下有些难做呢,魔术师先生。”
杰克少见地被魔术师极富冲击性的话语震的有些当机。
“没关系,你不用感到为难,我完全理解你的立场。对于我来说,你只要知道我对你的感情就足够了……”魔术师故作开朗的颓然表情让杰克的心里多了一丝莫名其妙的愧疚。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感谢您的心意,我亲爱的魔术师先生。”
于是杰克决心要像对待小姐们一样,给这位可怜的魔术师以最后的温柔。
“您还有什么未了的愿望是在下可以代为完成的么?”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最后一个拥抱。”魔术师思考良久之后才期期艾艾地给出了杰克一个答案。
杰克觉得再不答应的话自己可能真的会被那火热的眼神盯出一个洞。
“唔……没办法。”
解开椅子上层层缠绕的荆棘,很快一个衣衫褴褛的魔术师便站在狂欢之椅正前方对他张开了手。
从未有过这种经历的绅士在心里一再说服自己这只是为了满足可怜的猎物临死前的心愿却还是不争气地红了耳根。挣扎了许久才叹了口气对着面前的人同样袒露出了怀抱。
可在本应肢体接触的时候,监管者却并没有感受到预期的温暖。
毕竟他抱住的不过是个影子罢了。
“杰克先生的腰可真细。”
远处传来了魔术师的调笑。
果然骗子先生的话还是不可信呢。
杰克歪头笑了笑,又站在原地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左手。
“后会有期,骗子先生。”
哼着小曲,杰克转身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盲女]
最后一个求生者这是……迷路了么。
刚刚目送了佣兵空军前锋这种心脏组合旋转升天的杰克此时只觉神清气爽。
一路好心情地哼着小曲,绅士走走停停的步伐和专注把玩手杖的右手很好地诠释着他的心思。
他已不打算再对最后一个可怜的小东西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举动。
又一台密码机被点亮了。
隐匿在雾气中的监管者愉悦地挑了挑嘴角。
不知从何时起,杰克被打上了惯于付出耐心的标签。事实上在大部分时间里,这位拥有良好教养的英国绅士也的确配得上这样的设定。
可惜凡事总有例外。
下午茶时间到了。
发现自己即将错过今天份下午茶的绅士先生觉得自己只是有那么一点点完全可以平复的小失落。
小失落什么的绝对是骗人的吧。说好的完全可以克制根本就是假象啊喂。你所谓能平复的明明就只有表情好不好。难过到走路的时候花瓣都飘不起来了的到底是谁啊所以说。
在坏心情的绅士迈着依旧优雅的步伐走过后,已经残破到拼不起来的木板躺在地上表示自己依旧冷静。
距离最后一台密码机被破译已经过去了不短的时间,可那位身份不明的最后的求生者还是没有半点逃脱成功的迹象。
真的……迷路了?
在排除了无数种可能性之后,杰克不由得正视起了这个从一开始在脑海里闪过时就被他揪出来丢到了角落里的想法。
咚……咚……
于是上一秒还觉得不可能有这种事发生的杰克看见远处脚步慌乱却显然正竭尽全力地径直向自己跑来的求生者后伸手揉了揉自己不停跳动的眼眶。
监管者就在附近。
抢先意识到这一点的心脏在这一刻似乎代替了大脑的位置操纵着盲女的行动。
只要一直跑下去就好了。
在发现从前只要大门通电就可以感觉到悸动感消失的时候,可怜的盲女便彻底失去了方向。源源不断的恐惧差一点把这位羸弱的小姐吞没。身体已然不堪重负,可内心的不安与躁动却不允许她停下脚步。
绝对不可以停下。
该怎么办?已经麻木的大脑最后也只能给出了这样一个简单到可悲的答案。
这种苍白的举动显然还不足以帮助她逃出生天。于是最后的最后,一直注视着她的行为的监管者只好叹了口气,面带着复杂的微笑侧了侧身,挡住了这位狼狈的小姐作势要继续前冲的身影。
“抱歉。” 对于撞到人很有经验的盲女下意识地道过歉后才意识到自己撞到的究竟是什么人。
一切都已经无可挽回了。
她在监管者的怀抱中自暴自弃般地放松了身体。疲倦让她昏昏欲睡,可绝望却强迫她神志清醒。
这个监管者的手很有力……
这是被抱得相当稳当的盲女的第三个想法。
这当然是因为抱着她的人一路上特意绕开了所有障碍的缘故。
他们已经路过了两把椅子。
可惜这些她都没机会知道。
已经……到了么。
听到抱着自己的男人明显是松了一口气,盲女悲哀地发现自己竟有些眷恋那个玫瑰味儿的怀抱。
“似乎也只能到这儿了呐。”
脚踏实地的触感来的算不上真实。
“径直向前走吧,”冰冷的刀刃轻轻地抵上后背将她向前推送,与此同时一只冰凉的手穿过她的发丝。
帽子被摘掉了。
突然袭来的微凉空气告诉了她这一点。
“耽误了在下的下午茶不付出点代价可不行呢。”笑的好看的绅士一手拿着帽子向她行了一个标准的鞠躬礼。
……已经好久没有被这样对待了。
紧握着手里的盲杖,少女一向苍白的脸有些泛红。
终于走出大门的盲女没有回头,可这并不妨碍门内监管者那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蛊惑般地传入她的耳朵。
“一路顺风,小姐。”
p:因为太长,所以小丑单发,佣兵嘛……还没写完,别着急呦各位看官~
啧。真想全都拆开单发呐~

一不小心被屏蔽掉了呐,只好重发。
这大概算是一辆……微型缩略车……吧。
是杰克受向,所以不喜欢的请千万不要试图打开呦。
话说其实在下并不觉得自己在违法乱纪的边缘。[摊手笑]
[本篇文章为未完待续向,随时可能补充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