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花人

当我唇齿开合念及未来的时候,现在也就成了过去。

一封信

亲爱的逸:
见字如面。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多半已经死了吧。真的很抱歉让你失去了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至亲,虽然想来你大概也不会再把我当成哥哥。
还记得你小时候的样子。那么小小的一只,摇摇晃晃地跟在我身后牵着我的衣角,就连腿也是短短的,为了让你跟上我都不知道自己把步伐放的有多慢多小。
你总是吵着要跟着我。到现在我也不明白,和一个总是泡在文件堆里的人同出同入到底有什么趣味可言。我处理文件的时候你偏喜欢在旁边看着,眼睛一眨不眨,模样可爱的紧。
你小时候天天吵着要和我一个床睡,说什么没有哥哥晚上害怕得睡不着。当时我觉得你每天睡觉的时候又要听歌又要听故事的着实惹人心烦,但一看你发亮的眼睛又总是忍不住想笑。我的弟弟眼睛里藏了星星。记得我当时总喜欢这样和别人炫耀。
记得第一次说要和我一起睡却被拒绝的时候你哭了鼻子。那可怜巴巴的小样让我的心也一抽一抽地发颤。你用带着哭腔的声音控诉说哥哥讨厌你。我一听就慌了。哥哥怎么会讨厌逸呢。没有人会讨厌逸的。只是哥哥一直体温偏低害怕被暖暖的你不喜欢而已。
晚上抱着你睡觉的时候你总是不安分,前一秒还搂着我的腰,下一秒就缠在了我的腿上扯也扯不掉。轻拍着你的后背,只感觉小小的一团在我怀里蠕动。这样的生命太脆弱,一定要保护好才行呐。我这样想着又很快睡着。
不过自从那个叫芙蕾的女人来了之后我们便再没有一起睡过了。打那以后每次处理公务的时候我总会趴在窗户边上向外看,那扇窗户通着花园,是你和那个女人最常去的地方。你渐渐地不再来找哥哥了。我的逸已经长大了,也该有一些新的玩伴。我喜欢看逸笑。但每天晚上躺在和自己一般冰凉床上时我还是会漫无边际的乱想,在我脑海里出镜率最高的两句话分别是“我的逸是不是不需要哥哥了”和“那真是个讨厌的女人”。
那天我还是杀了她。我发现她是血猎。你难过极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用看陌生人的眼神看着我。我想要解释些什么,可喉咙却像是被扼住了一样什么也说不出来。最后我头也不回地走了。后来我知道你救了她,却什么也没说。
从那以后你总是躲着我。你变得沉默寡言,也不爱笑了。你整天游荡在府里,眼神迷茫而无措,看得我心疼。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个家,也不喜欢哥哥了。于是我送走了你,让了去了血族的学校。
我见不到你了。我有很多的事要忙,洛佩斯特家族的担子还得我来担着,你还太小,不能操心这些,会累坏的。自从上学以来,你总要很久才会回家一趟,你不在的时候我也没了笑容,整个家都冷冰冰的,压得所有人喘不过气来,所以每次你回来的时候大家开心的神情都是真的。
再后来你爱上了那个女人。她笑起来很甜,就像小时候的你一样。我不想让你们在一起,我始终怀疑她的身份,我觉得与其让你蒙受潜在的危险,倒不如选择那个对你情根深种的莉莉娅。
我一再地阻挠你。但每次看到你受伤的表情我又会摇摆不定。这样做真的是对的么?我的逸会开心么?我这样问自己,但我又找不到答案。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我感到我们之间似乎有了一个坚不可摧的隐形屏障。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不再叫我哥哥了。你开始称呼我为洛德。我好伤心好伤心。但我还是想要让你站在那个顶点上,因为那是只有我的逸才配得上的高度。
对不起,逸。我不是个好哥哥。我不能让我的弟弟开心地笑。你的实力已经强过了我太多太多,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把你保护好……
这次战斗可能就是最后一次了。我不在的日子里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你已经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哥哥不拦着你了,也拦不住。
希望我的逸能和自己喜欢的人长相厮守。
希望所有逸所在乎的人和事都能好好的。
希望逸能够顺利地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希望逸被更多的人爱。
希望逸能平平安安。
希望逸开心地笑。
逸什么也不需要操心,哥哥会为你处理好一切,哪怕搭上洛佩斯特家族。
哥哥什么都不怕,唯独害怕逸会讨厌哥哥。
                        爱你的哥哥

最后看了一遍自己写的信,把它撕碎丢进火炉,洛德从抽屉里拿出另一封信放在桌子上,走出了屋子前深深地看了一眼那旺盛跳动着的火苗。

洛逸:
当你看到写封信的时候,你已经不再是洛佩斯特家族的人了。
我已经以家主的身份将你驱逐出了洛佩斯特家族。你的存在只会给家族抹黑。现在的你已经是一个完全的自由人了。洛佩斯特家族未来进行的一切行动都不再与你有任何关系。洛佩斯特家族不需要你这样的人。
                                洛德

p:之所以追了这么的可以说完全是为了这个角色。可他现在可能要便当了。嘛。心情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