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花人

当我唇齿开合念及未来的时候,现在也就成了过去。

是没什么新意的二十六字母梗呐

Abet 教唆
张起灵在敲响对面吴家小三爷的门借酱油时,第二十七次看见了浑身冒着黑气的解雨臣。
对面楼里,一脸“这事儿可不是我教唆的爷一向喜欢成人之美”的黑瞎子顶着半边儿脸大的墨镜沐浴着分外亲切的阳光笑着伸了个懒腰。
Baffing 令人迷惑的
黑瞎子是个狡猾的人。
也正因此,他在拖着伤痕累累的身子回家后,在被一言不发地摆弄着上过药后,在看出他的哑巴张有在沉默中爆发的意图后,才会给了他那样的一个吻。
[对方受到一万点暴击伤害,怒气值已成功清除]
这都怪那个吻和那个令人迷惑的笑。
再也气不起来的张起灵如是想到。
cadaver 尸体
尸体,是盗墓者的浪漫。
这就是你送我个粽子还缠上骚粉蝴蝶结的理由?
左手握右手把枪别回腰间的黑瞎子笑着摸了摸眉毛。
dainty 优雅
据以某吴姓人士为首的大批业内人士称,黑瞎子的言行举止总能给人一种难以言表的感觉。
“一看他走路就想要低眉顺眼地小步跟着。”
“一看他翘着腿坐在椅子上就两腿发软莫名想跪。”
“一看他朝我笑就后背发毛有点儿想哭。”
……
对于此种现象,当事人黑瞎子挑挑眉毛表示与自己无关并笑得一脸无辜。
那是这个男人就算剥了皮抽了筋削了肉刮了骨再烧成灰吹的一点儿不剩也照样能随遇而安地融在目及之处的一把优雅。

p:嘛,未完待续呦~[笑]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