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花人

当我唇齿开合念及未来的时候,现在也就成了过去。

求生者们所想要的

OOC。
p:之所以ooc,是因为这里写的杰克,园丁,前锋,空军都不是他们本身的人设。园丁,前锋,空军是我遇到的求生者中的几个,而这里的杰克是我。这里描写的杰克的心理完全是当时正在游戏的我的心理,事情也都是曾经经历过的一模一样的事情。因为很喜欢杰克而且玩杰克胜率一直不错,所以总会面临杀三后放不放一的选择。放?不放?我总是选择前者。[笑]这篇文章就是我用来放空一下自己的东西,看起来大概会很圣母很玻璃心吧。[笑]但这就是我当时的想法,如果再来一次结果也不会变,我还是会放走最后一位求生者。呐……其实我也知道这只是游戏而已,积分很重要,但我就是不可抑制的有点难过。抱歉。

[1]
“最近佛系监管者真是越来越少了呐。”
园丁小姐的一声叹息乘着午后微醺的风好巧不巧地尽数落进了监管者的耳朵。
远处正享受下午茶时间的杰克动作一顿,随即又若无其事地举起了瓷杯。
只是那一声轻笑不知有幸被谁听到。
[2]
“抱歉先生,我还有一些事要做,怕是不能一直等到您修完这些机器了。”
看了看自己面前已经炸了十三次,开机进度却还不到一半的前锋先生,又回头看了看远处进度条仍是一片空白的两台密码机,杰克觉得现在似乎不是保持沉默的好时候。
一爪子拍倒第十四次被电开的前锋,杰克哼着小曲抱起倒地的求生者向最近的地窖走去。
强力挣扎?!
还在感叹着先生该减肥了的杰克被突如其来的挣扎闹昏了头,又怕怀里的人摔到地上或撞到墙角便愈发竭力地抱紧,可最终还是力有未逮为人所挣脱。
揉了揉发涨的脑袋,杰克刚想张口问上一句“先生这是怎么了”就又因腰上传来的剧痛而被迫停止了思考。
“呐……”
看着带伤跑出老远的前锋,杰克有些发愣地收回了他仍保持着前伸的手。
刚才开密码机的时候不还好好的么,这是……怎么了呐……
在地上坐了不知多久,直到两台密码机尚未破译的消息跃入眼中,杰克才微微回过神来。
有点疼。
捂着腰,杰克开了雾隐站了起来。没有走向频频爆点的地方,挑了一个没有密码机也不临近大门的角落,杰克缩成一团等着最后时刻的来临。
要错过下午茶时间了。
还剩一台密码机了,要加油喔。
前方,乌鸦盘旋。
[3]
“别怕,小姐。”
看着面前一动不动的园丁小姐,杰克好心情的两下把人放倒又俯身抱起走向已经打开的大门。
好久没有碰到不作反抗的求生者了呢,果然淘汰掉三个就已经足够了吧。
小心地抱着怀里的求生者,杰克走出了大门。
“只能送您到这儿了,小姐。”
察觉到已经无法再进一步,杰克轻轻地把园丁小姐放到了地上。
“再向前爬一下就可以了呢。”
面具后的嘴角扯出一个微笑,杰克站在原地等待着结束。
……
……
“小姐?”
杰克蹲下身来,用没有刀刃的右手食指戳了戳趴在地上的园丁小姐。
“……挂机了呐。”
接下来是一阵死寂的沉默。
如果我能再往前一点就好了。
看着最后一个求生者失血而死,杰克看了看自己的左手,走回了庄园。
又一场游戏开始了。
[4]
原来修密码机是可以得到更多“积分”的么。
看着面前专心修密码机的空军小姐,站在不远处玩着涂鸦的杰克如是想到。
密码机亮了。
一爪下去,杰克抱起求生者走向另一台密码机。
……
眼下五台机子已然全部破译,大门也已通电,密码输入完成,可站在大敞的门前的空军似乎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砰——
一声枪响。
杰克周身被白色的烟雾笼罩,一滴滴鲜血从肩胛骨处流出却没有落到地上而是如同蒸发了一般向空中飞去,直到和那白色的烟雾融为一体将其染得血红。
砰——
又是一枪。
子弹毫不留恋地穿过腰腹后当啷落地,看着空军不曾回头的身影,明知道没人回看了杰克还是牵动唇角扯出了个微笑。
大概是开枪也能得到更多的“积分”吧。
[5]
“最近佛系监管者真是越来越少了呐。”
很多东西都变了。
但杰克依旧是监管者里最为贯彻佛系那的一个。

评论(3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