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花人

当我唇齿开合念及未来的时候,现在也就成了过去。

都别拦着我,我要表白杰克[二]

[裘克]
“你好了没有,卑劣的狗绅士——”
顶着一头张扬红色乱毛的男子正焦躁地来回踱步,直把脚下有些年头的红木地板跺得震天响。
方才对屋里那人的称呼让他莫名联想到了某个绿帽子佣兵唇齿碰撞间吐出的一连串缱绻暧昧的轻浮话语——“我亲爱的小绅士。”“我的绅士先生。”……他对那瘦高监管者说的每一句话几乎都是以那么几个让人恶心的称呼开头。
“……磨磨蹭蹭的上等人,还不滚出来!”心情更加恶劣了的裘克已经开始摩拳擦掌,看他那跃跃欲试的样子似是做好了只一言不合便要破门而入的打算。
三……二……一
气急败坏的小丑顿时敛了声息,那错愕的样子极为神似他那一直以来形影不离,此时更是正提在手里蓄力蓄到一半便戛然而止的火箭筒。
“劳您久等,先生。”
发出上述声音的绅士此时正站在门内——系了一半扣子的衬衫尽力地遮掩着他细瘦的腰身,半露在外面的小臂上搭了他惯戴的那条黑领带后简直白皙得耀眼,失去了帽子束缚的黑发此时还往下掉着水珠,直使得那双暗红昏惑的眸子也泛着朦胧的透亮。
是杰克啊。
不知道因为什么而有些发懵的小丑心里先浮现出了这样几个字。
“如果不介意的话还请进来等吧。我想接下来的步骤也许还要花费一些时间。”
被老对头意外好脾气的邀请弄的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好在裘克的头脑早已放弃了对身体的的控制权,凭借本能,他轻手轻脚地走进了另一位监管者的屋子并顺便带上了门。
“相当抱歉,您来找我是有什么事么?”
好心情地开膛手刚在哼完一首曲子且还没开始哼第二首的空档里笑着问向站在门口的红发小丑。
“没——”
想到瓦尔莱塔听说班恩今天做不了早饭且该由第二顺位的裘克来代劳时高举蛛腿的残暴[划掉]笑容。再想到里奥一边耐心劝导大家一定要友善相处关心同事一边抚摸鲨鱼头时的威胁[划掉]关切神情。裘克把差点就脱口而出的“没什么事”四个字又生生咽回了肚子里。
“……没什么大事,不过是来告诉你班恩那家伙临时有事所以今天轮到你做早餐以及昨晚听到了一些不寻常的动静所以来问问你有没有事而已。”
飞快地传达完该传达的话,裘克翻了个白眼,这才一身轻松地坐在了屋里的沙发上。
“昨晚……没什么特别的。”
杰克擦了擦血渍未干的爪刃给出了一个漫不经心的回答。
红蝶说她好像看到了一团扑腾着的黑影。看着专心整饬的杰克,裘克选择性地忽略了这个听起来没什么价值的情报。
“我们下去吧。”
整理好衣装扣好面具的绅士摇身一变,又成了游戏里那个施人以恐怖的监管者。
提起火箭筒,再和尚未来得及坐热的沙发告了别,许是一天的好心情用到了头,楼梯里又传来了裘克的怪笑以及监管者们熟悉的齿刃摩擦声。
没人注意角落里那堆还沾着血腥味的羽毛。
又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天。

评论(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