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花人

当我唇齿开合念及未来的时候,现在也就成了过去。

园丁一号:你告诉我是什么信念支撑着你?…为什么你连最后的挣扎也不愿意做?[恨铁不成钢地敲着椅子]
医生:……你给我一个理由,为什么不肯接受我的治疗?[明媚一笑抽动针管]
园丁二号:我被绑在椅子上的时候告诉你快走……为什么在明知道杰克就在我身边的情况下还要置若罔闻地一心往我这边扑?[咬牙切齿地撕扯着头上的帽子]
我:……[眼神飘忽目光躲闪]
三人:说!!!
我:……好吧,如你们所见,因为爱情❤。[双手比心满脸幸福]
[玩家园丁收获白眼x3]

与此同时,在不远处的庄园里。
“阿嚏……阿嚏……阿嚏。”
刚刚换下游戏时着装的监管者突然一连打了三个喷嚏。
有些奇怪地揉了揉额头,绅士的监管者先生将桌上的玫瑰手杖仔细地别在了腰带上。
坐在壁炉边目睹了这一切的可怜的老父亲里奥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女儿的欢心,于是他决定晚餐还是给杰克加一个姜汤好了。

p:其实当我的三个队友都被放飞之后我就有一种很强烈地会被杰克抱去地窖的预感什么的难道我会和你讲嘛。[骄傲笑]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