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花人

当我唇齿开合念及未来的时候,现在也就成了过去。

记一次采访

今天我采访到了林敬言。
在他在比赛结束后的记者发布会上笑着和大家说了再见之后。
不是为了给已经退役的老将做职业生涯里最后一次专辑这种让人听了就糟心的原因。
不过我知道,就算真的只有这个理由,那个家伙大概也只会理解性的笑笑,然后再侧身开门把我请进他的房间。
理解万岁。
虽说其实某些时候我简直希望他不要这么善解人意。
平生第一次,我假借了公司的名义,怀揣私人的理由,拜访了这位我喜欢了七年也采访了七年的现退役选手。
“是你呐。”不出所料的,他露出了一个温和到足以包裹住所有棱角的笑。
“是我。”
“要做采访么?进来吧。”
他笑的很好看,可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你真的要退役了么?”
手里攥着他刚刚给我温的茶,一个问题被我问的面无表情。
“……是呀,我已经不能再继续走下去了。”
这世界上总有那么一群人,他们拼命地把伤害和苦痛往肚子里咽,脸上顶着竭尽全力挤出来的难看的笑,一面向别人说我没事不用担心,一面还自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
我想跳起来揪住他的领子恶狠狠地告诉他不许再笑了这比哭还要难看的多,于是我喝了一口茶。
“我想我大概是真的已经老了,可让我高兴的是,我看到了他们还有很长的未来。”
笨蛋。
我想起了我们第一次见面。
“喂,采访还在继续,别走神呐。”一句话,一个笑,便让我从此死心塌地地跟了他。
“就算离开了职业圈我也会一直关注荣耀,至于别的方面嘛……日子还是要一样的过。”
“……”
茶喝完了。
我扛起从始至终没开过盖的摄像机趁他去为我续茶的机会出了门。
没敢回头。
没说再见。
我挺直身子放慢脚步走到他绝对看不见的地方,然后就这样迈开步子用平生最快的速度落荒而逃。
等到觉得自己跑的足够远的时候,我才放下摄影机蹲可以下来将头埋进膝弯。
他现在应该是在看我的信吧。
抬起头来悄悄地向跑来的方向瞄了一眼,我仿佛看见在目光的那边,栗色头发的人端着茶壶出来却不见了人的惊讶神情。
看见他修长白皙的手拿起桌上黑色的信封。
看见他拆开外壳一行一行地读着我的心。
看见调皮的阳光也被那笑蛊惑跳上他的发梢。
看见他。
我亲爱的第一流氓。
我的林敬言。
我永远的荣耀。

[今天重温了林敬言的退役,怎么说呢……嘛,果然还是有点儿难过~]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