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花人

当我唇齿开合念及未来的时候,现在也就成了过去。

都别拦着我,我要表白杰克

[医生]
柔弱的医者正匍匐于一堆乱草之中,被泥土和血迹染花了的衣着和脸蛋儿让她看上去彻底失掉了那份本属于上等人的尊贵与优雅。
跑,得快跑。
理智正无比明确地指引着她下一步的行动,毕竟那个有着张扬红发的微笑小丑随时可能让她陷入绝望的深渊。
他大概是不会介意给我来上一火箭筒的。医生唇角勾勒出了一个自嘲的笑。
就像每个人所知道的那样,理智在很多时候是无法等效于行动的。此时倒地的医者那不断往外渗血的破败身子就给了理智一个强有力的反驳。
已经……走到尽头了么。
最后一次试图挪动身体甚至弄出了很大的声响,耗尽了最后一点气力的医者绝望地选择了原地不动静待死神到来。
脚步声响起。
可迎接紧闭着眼的医者的却不是一发猩红的火箭筒,而是一个算不上温暖的怀抱。
“让美丽的小姐露出这般绝望的神情是在下的失职呢。”
熟悉的上扬语调此时听起来竟是莫名让人安心,安心的让医生不由得在那人的怀抱中放松了身体。
被一刻不停追逐的委屈和一路摸爬滚打的难过伴随着身上每个细胞疼痛的叫嚣席卷而来,“杰克先生,我喜欢你。”这是她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句话。
“……我的荣幸,小姐。”
“可您的爱,是在下绝对不配拥有的东西。”
监管者被夕阳拉的细长的影子在地上停了一停,片刻之后庄园里就又回荡起了那悠扬的小调。
发现最后一个求生者的气息消失不见的裘克看着站在地窖边若有所思的杰克表示心很累。
“……这已经不是你第一次放走我的求生者了吧……杰克?”
“是这样没错……不过在下向你保证,这也绝不会是最后一次。”
裘克看着杰克恶劣的笑表示不想说话并默默举起了火箭筒。

[魔术师]
“您是说,您钟情在下已久,先生?”
监管者无意识地握了握戴着利刃的左手,面具后的眼睛睁大,颇有些吃惊的意味。
“是的杰克先生,我深切地着迷于你的魅力,也正是因为你才我会来到这个庄园。” 魔术师深情的眼神里似乎蕴藏着满满的星光,让杰克在一瞬间甚至萌生了一种想要把他从椅子上解放下来的欲望。
“……哦呀哦呀,您这样说让在下有些难做呢,魔术师先生。”
杰克少见地被魔术师极富冲击性的话语震的有些当机。
“没关系,你不用感到为难,我完全理解你的立场。对于我来说,你只要知道我对你的感情就足够了……”魔术师故作开朗的颓然表情让杰克的心里多了一丝莫名其妙的愧疚。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感谢您的心意,我亲爱的魔术师先生。”
于是杰克决心要像对待小姐们一样,给这位可怜的魔术师以最后的温柔。
“您还有什么未了的愿望是在下可以代为完成的么?”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最后一个拥抱。”魔术师思考良久之后才期期艾艾地给出了杰克一个答案。
杰克觉得再不答应的话自己可能真的会被那火热的眼神盯出一个洞。
“唔……没办法。”
解开椅子上层层缠绕的荆棘,很快一个衣衫褴褛的魔术师便站在狂欢之椅正前方对他张开了手。
从未有过这种经历的绅士在心里一再说服自己这只是为了满足可怜的猎物临死前的心愿却还是不争气地红了耳根。挣扎了许久才叹了口气对着面前的人同样袒露出了怀抱。
可在本应肢体接触的时候,监管者却并没有感受到预期的温暖。
毕竟他抱住的不过是个影子罢了。
“杰克先生的腰可真细。”
远处传来了魔术师的调笑。
果然骗子先生的话还是不可信呢。
杰克歪头笑了笑,又站在原地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左手。
“后会有期,骗子先生。”
哼着小曲,杰克转身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盲女]
最后一个求生者这是……迷路了么。
刚刚目送了佣兵空军前锋这种心脏组合旋转升天的杰克此时只觉神清气爽。
一路好心情地哼着小曲,绅士走走停停的步伐和专注把玩手杖的右手很好地诠释着他的心思。
他已不打算再对最后一个可怜的小东西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举动。
又一台密码机被点亮了。
隐匿在雾气中的监管者愉悦地挑了挑嘴角。
不知从何时起,杰克被打上了惯于付出耐心的标签。事实上在大部分时间里,这位拥有良好教养的英国绅士也的确配得上这样的设定。
可惜凡事总有例外。
下午茶时间到了。
发现自己即将错过今天份下午茶的绅士先生觉得自己只是有那么一点点完全可以平复的小失落。
小失落什么的绝对是骗人的吧。说好的完全可以克制根本就是假象啊喂。你所谓能平复的明明就只有表情好不好。难过到走路的时候花瓣都飘不起来了的到底是谁啊所以说。
在坏心情的绅士迈着依旧优雅的步伐走过后,已经残破到拼不起来的木板躺在地上表示自己依旧冷静。
距离最后一台密码机被破译已经过去了不短的时间,可那位身份不明的最后的求生者还是没有半点逃脱成功的迹象。
真的……迷路了?
在排除了无数种可能性之后,杰克不由得正视起了这个从一开始在脑海里闪过时就被他揪出来丢到了角落里的想法。
咚……咚……
于是上一秒还觉得不可能有这种事发生的杰克看见远处脚步慌乱却显然正竭尽全力地径直向自己跑来的求生者后伸手揉了揉自己不停跳动的眼眶。
监管者就在附近。
抢先意识到这一点的心脏在这一刻似乎代替了大脑的位置操纵着盲女的行动。
只要一直跑下去就好了。
在发现从前只要大门通电就可以感觉到悸动感消失的时候,可怜的盲女便彻底失去了方向。源源不断的恐惧差一点把这位羸弱的小姐吞没。身体已然不堪重负,可内心的不安与躁动却不允许她停下脚步。
绝对不可以停下。
该怎么办?已经麻木的大脑最后也只能给出了这样一个简单到可悲的答案。
这种苍白的举动显然还不足以帮助她逃出生天。于是最后的最后,一直注视着她的行为的监管者只好叹了口气,面带着复杂的微笑侧了侧身,挡住了这位狼狈的小姐作势要继续前冲的身影。
“抱歉。” 对于撞到人很有经验的盲女下意识地道过歉后才意识到自己撞到的究竟是什么人。
一切都已经无可挽回了。
她在监管者的怀抱中自暴自弃般地放松了身体。疲倦让她昏昏欲睡,可绝望却强迫她神志清醒。
这个监管者的手很有力……
这是被抱得相当稳当的盲女的第三个想法。
这当然是因为抱着她的人一路上特意绕开了所有障碍的缘故。
他们已经路过了两把椅子。
可惜这些她都没机会知道。
已经……到了么。
听到抱着自己的男人明显是松了一口气,盲女悲哀地发现自己竟有些眷恋那个玫瑰味儿的怀抱。
“似乎也只能到这儿了呐。”
脚踏实地的触感来的算不上真实。
“径直向前走吧,”冰冷的刀刃轻轻地抵上后背将她向前推送,与此同时一只冰凉的手穿过她的发丝。
帽子被摘掉了。
突然袭来的微凉空气告诉了她这一点。
“耽误了在下的下午茶不付出点代价可不行呢。”笑的好看的绅士一手拿着帽子向她行了一个标准的鞠躬礼。
……已经好久没有被这样对待了。
紧握着手里的盲杖,少女一向苍白的脸有些泛红。
终于走出大门的盲女没有回头,可这并不妨碍门内监管者那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蛊惑般地传入她的耳朵。
“一路顺风,小姐。”
p:因为太长,所以小丑单发,佣兵嘛……还没写完,别着急呦各位看官~
啧。真想全都拆开单发呐~

评论(7)

热度(248)